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真正的元青花《尉迟恭救主》大罐 [复制链接]

1#
自从在英国以2亿3元人民币拍卖一个《鬼谷子下山》罐以后,全世界掀起一股元青花热。一时间出现了一批与鬼谷子罐器形一样的《尉迟恭救主》、《三顾茅芦》、《昭君出塞》、《西厢记》、《锦香亭》等元青花罐。中国广西地方博物馆也有一个器形一样但绘画纹饰不一样的《尉迟恭救主》罐。瓷界也掀起一片仿制热。其中仿制最多的是那个2亿3罐和美国波士顿博物馆的《尉迟恭救主》罐。中国媒体也自豪地向世界宣称中国已成功建成了元青花生产线。在仿制中,无论是器形或纹饰都完全对着那些“元青花”样本照仿不误,从来没有那个仿造者会怀疑和发现“元青花”样本有那些不妥的地方。这是中国社会那种以衣取人、以貌取人、以钱取人庸俗观念在看待元青花问题上的又一次显示。
上面所列的所谓“元青花”罐,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器形完全一致。这是很正常的问题,也是很能说明问题的问题。也就是说,同一个时代的瓷器器形是一致的,而不同时代的器形是不同的。元朝和明朝这两代瓷罐的形状就有明显不同。表现在大小上,是元朝大,明朝小;表现在形状上,是元朝宽博,明朝稳重。因此,上列那些青花罐是不是元青花,我们可以鉴别其中一个是不是元青花就可以全部弄清楚,如果是,则全都可能是;如果不是,则全都绝对不是。而鉴别是不是元青花,需看多方面的情况,绘画纹饰是其中之一,而我们能在网上看到的,也只能是绘画纹饰。但尽管如此,以鉴别《鬼谷子下山》罐和《尉迟恭救主》罐为例,仅看绘画纹饰就足以看出它们不是元青花的仿画破绽。
下面,我们就从绘画纹饰看现藏于美国波士顿博物馆那个《尉迟恭救主》罐是不是元青花:
1.jpg (, 下载次数:0)

(2013/5/7 11:34:06 上传)

1.jpg

本主题由 管理员 竺麟 于 2013/5/8 9:29:49 执行 设置高亮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2#

从上图青花罐的器形看,是一种稳重器形。所谓“稳重”,是指放置时很平稳,不容易发生倾倒的危险。做到稳重有两要素,一是重心在下,罐子宜低不宜高;二是底足宽度大,着地面积广。稳重器形的反面是宽博。宽博罐形的特征是罐高、腹大而足小,放置时较之稳重之罐易倾倒。宽博器形是元罐的特征,稳重器形是明罐的特征。因此,从器形看,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此罐只可能是明青花,而绝对不是元青花。
再者,此罐名为《尉迟恭救主》救主罐,绘画纹饰画的应该是尉迟恭救李世民的故事。在小说和民间故事中,故事情节是这样的:李世民在率兵围攻单雄信所据守洛阳城的端午日,决定停战一天。他和军师徐绩两人在不带兵器的情况下登上城外御果园假山观看洛阳城,被正在巡城的单雄信看见。于是单雄信单骑提槊出城到御果园杀李世民。徐绩在哀求单雄信放过李世民遭拒绝后,只得飞马回营寻救驾将官,在半路巧遇正在澄清涧脱得赤条条洗马的尉迟恭。于是尉迟恭“人不及披甲,马不及上鞍”,平时使双鞭的他只抄得一根单鞭便飞马去御果园救李世民,并凭单鞭夺了单雄信的枣阳槊,这便是民间传说“尉迟恭单鞭夺槊的故事。而在徐绩回营寻救驾将官之后和尉迟恭赶去御果园之前,赤手空拳的李世民正骑马绕着假山逃命,后面是单雄信骑马挺着枣阳槊追杀。
再看上图美国波士顿博物馆之罐所画的纹饰,与该故事情节有吻合的吗?
从上图纹饰看,有三点是令人看不明白的:
1、尉迟恭和李世民一起在御果园假山旁骑马缓行,这样画法,与其说是尉迟恭救李世民,不如说是尉迟恭陪李世民游园更合适。
2、尉迟恭为什么在李世民后面用左手指着李世民,并且用右手举起钢鞭,是想趁李世民不备暗杀李世民吗?
3、李世民为什么回望尉迟恭,并且右手袍袖下垂,是他发现尉迟恭在背后偷袭他,吓得魂不附体,狼狈不堪吗?
这种画面,与其说画的是尉迟恭救主,不如说画的是尉迟恭袭主更合适。
TOP
3#

然而美国波士顿博物馆藏罐这种不伦不类的画面,却得到中国鉴瓷专家的肯定和仿瓷大师的照仿不误。这样低档的智力,如果全国人民都是这样的话,中国没得救了。
TOP
4#

这些东西比我的元青花差多了,不值一顾。
TOP
5#

不过,美国波士顿藏罐这种画面,也不是仿画人乱画的。仿画人是明朝的制瓷工匠,而且在当时是有幸近距离地接触真正的元青花《尉迟恭救主》大罐并参照其纹饰仿画的。至于为什么画成这个样子,是无意画错还是有意所为?我感觉是有意所为。因为他是首期看着真罐来画,如果出发点是要画得和真罐一样,绝对不会错得这样离谱。而且在明朝仿制的《鬼谷子下山》罐上(即在英国卖价2亿3的罐),纹饰的仿画同样错得离谱,都是不能用失误来解释的。
TOP
6#

下面请看真正的元青花《尉迟恭救主》大罐是什么样子。
高32、3厘米。腹径39、2厘米。足径20、6厘米。共有三幅画面:一幅是单雄信追杀李世民的画面。一幅是李世民单独逃命的画面。一幅是尉迟恭飞马去救李世民和一军士手举写有“唐太宗”三字大旗的画面。与元青花《鬼谷子下山》所画四幅画面间距相等不同,此三幅画面的间距是不相等的,其中单雄信和尉迟恭的画面约在罐的另一面,李世民的画面在单雄信和尉迟恭画面的中间。画面展示了单雄信追杀李世民,李世民单独逃命和尉迟恭从澄清涧飞马奔去御果园救李世民的故事情节。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明代仿罐画面之所以不伦不类,是把李世民单独逃命和尉迟恭策马飞奔在澄清涧到御果园路上这两幅画面并作一幅画面,并且把李世民和尉迟恭飞奔的马改画成缓行的马。
下面介绍《尉迟恭救主》的故事情节:

图一、御果园秦王遇雄信。

故事说的是秦王李世民率军围攻王世充驸马单雄信(隋唐排名第十八位英雄)椐守的洛阳城。在端阳日,李世民下令休战一天。他则和军师徐茂公两人徒手骑马登上城外御果园假山眺望洛阳城。巡城的单雄信看见后,一面吩咐手下做好出城接应准备,一面先独自提槊上马奔去御果园杀李世民。进入御果园,单雄信朝假山上的李世民大喝一声:“唐童!俺来取你首级。”这一喝犹如晴天霹雳,惊得徐茂公忙叫李世民:“主公快跑!难星来了。”慌得李世民急忙骑马跑下假山。李世民怕跑不过单雄信,所以不敢冲出园门跑回营,只好在假山下绕着假山跑。单雄信则策马挺槊在后面追。而单雄信的后面是徐茂公追,边追边喊:“单二哥,看小弟薄面,饶了我主公吧。”单雄信回道:“兄说那里话来?他父杀俺亲兄,大仇未报,日夜在念。今日狭路相逢,你却教俺饶了他,决难从命!”徐茂公从后面赶上,死死扯住单雄信的衣袍恳求道:“单二哥,看在贾柳店结义的份上,饶了我主公吧!”单雄信大叫一声:“徐绩!俺若不念在贾柳店结义的份上,现在就一刀把你砍为两段。也罢,我与你割袍断义了吧。”遂拔出佩刀把袍袂割断,继续纵马去追李世民。徐茂公至此知不可挽回,遂飞马奔出园门,回营去寻救驾将官。

图为手挺枣阳槊在假山旁追杀李世民的单雄信。此图与美国仿罐基本相同。不同的是此罐画出了故事传说中单雄信的朱砂发,而美国仿罐则不画朱砂发而画他戴着头盔。我罐不画单雄信戴头盔是合理的,因为当天无战事,单雄信是在城内巡视。另外,单雄信自认以其排名18位的武功,对付手无寸铁的李世民是小菜一碟,所以才敢于单骑出城。在画艺上,美罐人和马的形象比我罐画得标准,这是后朝画瓷工匠的技艺比前朝长进的正常现象。

IMG_0009_缩小大小.JPG (, 下载次数:0)

(2013/5/8 10:10:23 上传)

IMG_0009_缩小大小.JPG

TOP
7#

图二、假山旁李世民独自仓惶逃命。

徐茂公飞马回营寻救驾将官后,御果园里便只有单雄信和李世民两人绕着假山追逃。李世民一面策马奔逃一面惊慌地回望追近来的单雄信,赤手空拳的他只能挥起右手袍袖来格挡单雄信刺过来的枣阳槊,情势非常危急。

IMG_0008_缩小大小.JPG (, 下载次数:0)

(2013/5/8 10:16:09 上传)

IMG_0008_缩小大小.JPG

TOP
8#

看这个对比图,就知道美国波士顿仿罐为什么画李世民回望和垂袖了。李世民不是回望尉迟恭,是回望在后面追杀他的单雄信。李世民垂袖也不是吊儿郎当,是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挥起袍袖格挡单雄信枣阳槊的应急措施。而且李世民的马是奔跑的,不是缓行的。
飞马与缓行中回望的李世民。.jpg (, 下载次数:0)

(2013/5/8 10:38:27 上传)

飞马与缓行中回望的李世民。.jpg

TOP
9#

李世民逃命时的惊慌神态:
S6300075缩小大小.JPG (, 下载次数:0)

(2013/5/8 10:44:44 上传)

S6300075缩小大小.JPG

TOP
10#

图三、尉迟恭单鞭救主。

徐茂公在回营寻救驾将官途中,遇到在澄清涧脱得赤条条洗马的尉迟恭。得知李世民在御果园被单雄信追杀,尉迟恭“人不及披甲,马不及上鞍。”为了腾出一手边骑马边穿衣,惯使双鞭的他只拿了一条鞭便策马朝御果园奔去,右手举着准备战斗的单鞭,坐下战马昂首嘶鸣,成就了脍炙人口的“尉迟恭单鞭夺槊”故事。在真罐纹饰中我们看到的尉迟恭确是身上无甲,坐下无鞍的,而仿罐则是身扎腰甲,坐下有鞍。进入御果园后,尉迟恭朝单雄信大叫一声:“勿伤吾主!”遂与单雄信斗做一团。而惊魂未定的李世民则“先自回营去了。”

鬼谷子图三_缩小大小.JPG (, 下载次数:0)

(2013/5/8 10:48:40 上传)

鬼谷子图三_缩小大小.JPG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